全部
  • (72)

黄诗煊:读《山本》侧记

昨晚上,我国当代最伟大的作家之一贾平凹先生在书房赠我了新作长篇小说《山本》。今晚洗漱焚香后打开拜读,发现了这样一段话:“一条龙脉,横亘在那里,提携了黄河长江,统领着北方南方。这就是秦岭,中国最伟大的山。”,“巨大的灾难,一场荒唐,秦岭什么也没改变,依然山高水长,苍苍莽莽,没改变的还有情感,无论在山头或河畔,即便是在石头缝里和牛粪堆上,爱的花朵仍然在开,不禁慨叹万千。”不禁被折服,老师几句话就把本书的中...

  • 1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8.07.10 02:35

著名文化学者张培合缘何长期选择黄武涛影像馆拍摄?

文/黄诗煊 2018.06.16几年前我参加西安的一次文化活动时,听到著名朗诵家晓河老师朗诵了一段话,使我感触很深。这段话是“俭朴的生活能磨炼人的意志,锻炼人们吃苦耐劳坚韧顽强的精神,使人们在通往理想的道路上披荆斩棘、奋勇直前。如果我们把时间和精力花在个人生活上,仅仅迷恋于吃喝玩乐,既消磨人的意志,又会分散工作精力。这样的人必定是平庸之辈。所以古语有云:粗粝能甘,必是有为之士;纷华不染,方称杰出之人!”后来我才...

  • 8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8.06.16 16:53

黄诗煊:春水秋山,不生不灭

春水玉、秋山玉是辽金元的代表作。与传统玉雕题材大相径庭,带有明显的北方游牧民族的特征。它记录契丹等北方游牧民族狩猎于春秋的娱乐活动,这种玉雕题材称为“春水”、“秋山”。当然明清都有春水秋山玉出现,但还是前面所说的辽金出土的春水秋山玉,它所反应的生活气息是最浓的,值得收藏和鉴赏。辽金元都是少数民族政权,有很多习惯非常接近,都是以游牧渔猎为生活方式,最关心的一定是自然界中的动物和植物。所以,在辽金的玉器...

  • 5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8.06.09 12:17

黄诗煊:深夜沉思录30【由一枚铜钱说起】

深夜沉思录30【由一枚铜钱说起】上周末与好友青年书法家宁阳逛欧凯罗古玩交流大会,发生了这么一件事。我们抱着大好时光不能浪费的原则,刚到目的地,朋友的手机就响了,只见他前一秒还阳光明媚的脸转瞬间就乌云密布,接电话的语气从开始的烦躁到最后明显不耐烦。我站在对面,大致听出应该是工作的事情。于是我自己先逛了起来,不久看到了一个帅气的小伙子的摊位前有很多古泉,于是我俯身查看,大多数是“乾隆、康熙通宝”、和明代“...

  • 4
  • 0
  • 1
  • 0
2018.04.21 11:02

黄诗煊:论“情感”与“效率”

论“情感”与“效率”人类与动物相比,最大的不同却是情感。论生存能力,大部分动物一出生就可以独自生存,陆地生物如狼,海洋生物如鱼,可是人却不行,呀呀学语直到会走路,人还离不开父母和亲人的长时间照顾,正是这种长时间的照顾才培养了大人与小孩之间的这种特殊情感。人类初生时的第一声便是“哭:哇哇,笑:哈哈。”同样的,人类学说话时,第一音便是学说“爸爸、妈妈”。这是生命的初声啊,都是开口音。所以人类最重要的便是说话...

  • 3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8.04.09 16:29

黄诗煊:《深夜沉思录之二十五》

《深夜沉思录之二十五》今天一个老兄向我吐槽生活的不易,在大城市发展不简单啊——还房贷、社交成本、收入不多、27了不敢结婚等等。我突然想到了去年的一个故事:2017年8月底,记得我那时候遇到打击了心情不好,买了一打罐装青岛啤酒,一个人在韦曲南那边一公园的石凳上吹风喝酒。喝到第三罐的时候,一个老奶奶颤颤巍巍地坐在离我不远的长凳上。我记得当时喝酒特别慢,路灯闪烁着微弱的光,喝到剩下三四罐的时候,周围跳广场舞的都...

  • 4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8.02.28 09:52

黄诗煊:《深夜沉思录之二十一》

《深夜沉思录之二十一》刚从卡布奇诺社区下来,站在雪花飘飘的树下等车,耳机中播放着《绒花》,此刻电子书正显示着《红楼梦》中茫茫大士与渺渺真人的对话:“那红尘中却有些乐事,但不能永远依恃;况又有‘美中不足,好事多磨’八个字紧相连属,瞬息间则又乐极悲生,人非物换,究竟是到头一梦,万境归空,倒不如不去的好。”《绒花》本是一首红歌,最近是在电影《芳华》的结尾又重听过。听名字很容易让人想起小时候唱过的歌曲《雪绒花...

  • 7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8.01.24 21:58

永远的艺术坚守者——记青年油画家岑道伟先生

永远的艺术坚守者,这是我对青年画家岑道伟先生的由衷评价。前几日,我与安康的几个好友在一起喝酒时,说到白河的兄弟们将来发展方向。在谈到岑道伟时,大家一时兴奋不已,因为他是我们中学校友中大学毕业后唯一坚持走艺术之路的人。仔细想想,我们也好几个月不见了,不知岑兄在远方过的怎么样。想起五年前高三,我们聚首在汉江之滨白石河畔钓鱼的那些日子,着实难忘。那时夜至必聚,聚之神逸,逸之必酌,好不自在。岁月荏苒,转眼...

  • 47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7.12.09 23:22

可耐光阴似水声——崔自默先生赠书摄影家黄武涛“独照之匠”侧记

可耐光阴似水声——崔自默先生赠书摄影家黄武涛“独照之匠”侧记文/黄诗煊2017年11月24日上午,碑林博物馆东门北侧,西安崔自默艺术馆,我邀好友人像摄影家黄武涛一同拜会崔自默先生。崔先生端坐在长椅上,正在闭目养神。对面墙上是他创作的《乐天安命,于人无求》大幅工笔荷花图,阳光中画面里的两只硕大的蜻蜓跃跃欲出。 崔自默先生(黄武涛摄影) 黄武涛与崔自默先生正在交流我们交谈之间,黄武涛已经拿起了相机开始抓拍一些镜头。...

  • 129
  • 0
  • 6
  • 0
2017.12.05 19:20

黄诗煊:《深夜沉思录》之十三

《深夜沉思录》之十三今天在碑林捡到了几片非常漂亮的银杏树叶,思考着是不是要在上面写几句话。回想起小时候每次路过山里,总会摘一些不同的树叶带回来,夹在书本之间,让它们慢慢干去。有时不小心翻到,脉纹清晰而生机全无,却能让人想起满山树林,秋风一过,红叶满山。此刻寒冬时节,并没有万木凋零,但掉落的那些树叶似乎还可以为人们保留着一些记忆。“苍蝇附骥,亦可一日千里。”我想各行业都是如此,解决问题一定会有最好的...

  • 4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7.11.27 10:0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