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诗煊:读《山本》侧记
2018-07-10 02:35:0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昨晚上,我国当代最伟大的作家之一贾平凹先生在书房赠我了新作长篇小说《山本》。今晚洗漱焚香后打开拜读,发现了这样一段话:“一条龙脉,横亘在那里,提携了黄河长江,统领着北方南方。这就是秦岭,中国最伟大的山。”,“巨大的灾难,一场荒唐,秦岭什么也没改变,依然山高水长,苍苍莽莽,没改变的还有情感,无论在山头或河畔,即便是在石头缝里和牛粪堆上,爱的花朵仍然在开,不禁慨叹万千。”

不禁被折服,老师几句话就把本书的中心点出了,或许这就是文字的魅力。昨晚在老师书房聊到了9点,听到更多的是其他人的溢美之词,从头到尾只见老师吸烟,喝茶,为我们签书等,很少说话。

在为我签名的过程中平凹老师对在座的其他嘉宾说:“小黄这孩子有灵性,情商挺高的。从认识我到现在,我对他的印象很深刻。每次看到他发的信息,我都感觉拒绝不了他一样。”然后,笑着为我签名,唯独到我这里给多写了一句“一生如意”。

细想起第一次知道贾平凹三个字是在我10岁的时候,那时候是在小学试卷上的散文《月迹》、《丑石》。后来我渐渐的读到了《废都》、《秦腔》等长篇小说,越发敬佩老师的高超文字水平。

有缘的人总会有缘,与平凹老师的缘分越来越深。感谢平凹老师三年来先后赠我了《愿人生从容》、《带灯》、《秦腔》等6本签名著作和4幅书法作品。

读《山本》,是一次艰难的修行,那种掰开来揉进去的文字涅槃。打开的不仅仅是一座认祖归宗的山门,还是一扇欲火重生、照尽苦难的天窗,仰天一叹。

——诗煊于18.06.29长安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