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诗煊:《深夜沉思录之二十一》
2018-01-24 21:58:48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《深夜沉思录之二十一》

刚从卡布奇诺社区下来,站在雪花飘飘的树下等车,耳机中播放着《绒花》,此刻电子书正显示着《红楼梦》中茫茫大士与渺渺真人的对话:“那红尘中却有些乐事,但不能永远依恃;况又有‘美中不足,好事多磨’八个字紧相连属,瞬息间则又乐极悲生,人非物换,究竟是到头一梦,万境归空,倒不如不去的好。”

《绒花》本是一首红歌,最近是在电影《芳华》的结尾又重听过。听名字很容易让人想起小时候唱过的歌曲《雪绒花》,也正符合此时的雪景。雪绒花被欧洲人当做及其珍贵的礼物,从前,奥地利许多年轻人冒着生命危险,攀上陡峭的山崖,只为摘下一朵雪绒花献给自己的心上人,只有雪绒花才能代表为爱牺牲一切的决心。

看完《芳华》隐约觉得那个集体主义精神当道的年代还是不错的,当我们在吐槽过去的生活条件多么不堪时,别忘了当下是上一代人牺牲了很多东西才换来的。所以我们在听老一辈人讲述他们那时的故事时请报以尊重,因为那是属于他们的最独特的芳华。

人之所以为人,就是他有着令人憎恨也令人热爱,令人发笑也令人悲怜的人性。并且人性的不可预期,不可靠,以及它的变幻无穷,不乏罪恶,不乏善良,正是人性魅力所在。

小时候最喜欢下雪,为什么现在却不喜欢下雪天。因为城市是一个快速的城市,乡村则是一个缓慢的乡村。大雪给乡村带来了锦绣山河,一家人可以围在一起,烧起一盆大火,围炉夜话畅叙亲情。大雪给城市出行带来了不便,却也掩盖了城市每一个环境肮脏的角落。

——18.01.24晚 诗煊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