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诗煊:《深夜沉思录》之十三
2017-11-27 10:02:2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《深夜沉思录》之十三

今天在碑林捡到了几片非常漂亮的银杏树叶,思考着是不是要在上面写几句话。回想起小时候每次路过山里,总会摘一些不同的树叶带回来,夹在书本之间,让它们慢慢干去。有时不小心翻到,脉纹清晰而生机全无,却能让人想起满山树林,秋风一过,红叶满山。此刻寒冬时节,并没有万木凋零,但掉落的那些树叶似乎还可以为人们保留着一些记忆。

“苍蝇附骥,亦可一日千里。”我想各行业都是如此,解决问题一定会有最好的方法。因此,要敢与高手过招,该亮剑的时候不要亮木棍。真正的高手也就是仁者,仁者无敌并不是他就没有敌人,而是在仁者的眼睛里没有敌人,想想这是何等的气概。

记得上次路过小雁塔,看到柱子上一首诗:“噌弘初破晓来霜,落月迟迟满大荒。

枕上一声残梦醒,千秋胜迹总苍茫。”,正在思考时被游客一声声钟声给惊扰了,我想即便是一代鸿儒听到晨钟暮鼓也会陷入沉思,何况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呢,或许有些怦然心动,但更多的是习以为常了。

浩瀚的历史总会记住那些金戈铁马的岁月,却难以留下儿女情长。当过去不再留有伤痛,时间不再负担使命,记忆不再承受责任,我们或许会重新觉悟。

秋风起了,不要把最后飘落的黄叶当作楷模;白雪化了,又何必把第一场春雨当作仇敌。 时间走了,又怎么责怪曾经青涩的自己不懂得珍惜;故事结束,才恍然惊醒是不是发生的正是自己?

诗煊于秋水山房17.11.27凌晨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