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诗煊:《深夜沉思录》之八
2017-08-12 12:14:52
  • 0
  • 0
  • 1
  • 0
黄诗煊先生

文/黄诗煊

立秋时节,烦闷的夏季即将过去,中午走在大街上,还是有一种烈日灼心的感受。虽七月流火,八月未央,但凉风有性,秋月无边。忙完手头的事,已是深夜时分。

人生最大的矛盾就是抱残守缺,却又不能知足常乐。很多人认为离开了家乡、离开了父母外边的世界就是无限宽广,可是走出之后却发现任何一个地方除了现在脚下的这块土地,地面上都漂浮着梦幻的七彩泡泡在跳跃,那种无厘头的幻想,那种年轻的张狂,城市的天空,即便是工业化烟囱冒出来的烟,好像也是香的,吸一口进入肺,还以为这就是追寻已久的城市的味道,闻起来分外的舒坦。很多人的无知和浅薄,对爱情,对自由,对物质,对很多事物都如同入了邪教般的盲目崇拜,却又无法正视自我,不肯随波逐流,也不肯逆流而上,只好原地踏步甚至后退。

人最大的“任性”就是不顾一切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,只有这样,才可以说,这一生不虚此行。能坚持住了的,源头必定是出自喜欢。但能坚持到底的,很多时候却是时间的消耗,人性的磨炼,心智的成熟所共同完成的。

身边好多人常说自己孤独,说自己孤独的人其实并不孤独。孤独不是受到了冷落和遗弃,而是无知音,不被理解。真正的孤独者不言孤独,偶尔做些长啸,如我们看到的狼。

可是这个世界并不会轻易让人孤独的,群居需要一种平衡,由嫉妒而引发的诽谤、扼杀、羞辱、打击和迫害,你若不再脱颖,你将平凡落寞。你若继续前行,使众生无法超赶了,才进入了另一种境界。无法觉悟,只好被垃圾所充斥,被灰尘所掩埋。

酒是穿肠的毒药,色是刮骨的钢刀。想毁灭一个人真的很容易,但是想把一个人的心境锻炼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的境界却很难。这几年来,我一直坚信用脚步去丈量大地,相对来说跑了很多地方,渐渐觉得厌倦世俗厌倦吃喝,可是说归说,真正做到无欲则刚又不太现实。

生活的垃圾需要我们及时处理,情感上的多变,亦无需抱残守缺。人一生中,有很多事情的发生,很多感情的萌动,都是出乎意料的。要时刻审视自己的不足,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,什么是重要的,什么是不重要的。适当的清除缓存,何必让余生如此负累。

——黄诗煊17.08.12凌晨

黄诗煊书《千字文》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