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沉思录之十一
2017-09-18 22:18:09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【深夜沉思录之十一】

文/黄诗煊

小时候总害怕苦,吃药、吃米汤总喜欢放糖。如今算不上经历了酸甜苦涩,但是再也找不到童年的那个味道,直到今天我喝了一杯板蓝根冲剂。

每个秋天,最喜欢的就是细雨蒙蒙的时节。今年住在长安区一个小院,好处就是院子里有石榴树有绿植有藤蔓,每当下雨的时候,趴在书桌看书,雨滴答的落在窗外的地上,心中却想着远方似乎有一处荷塘,一片苍茫,留得残荷听雨声。即使心有千千结,却在这秋雨中慢慢的化解了。

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,本命年的时节,做任何事都会小心谨慎,可是再小心谨慎,仍有诸多不顺。天幸,我生来就是一个乐观之人。经历永远是一个人成长最大的财富,经常听人说走的路比你过的桥还多,想想也对,往往能说这话的人,或许真的走了很多路,但是大多还在路上寻找方向,似乎还在寻找下一个路口。人往往不是赢在起点,而是转折点。该玩的年纪确实要玩,该奋斗的年纪不奋斗不合适,王侯将相,宁有种乎?

每个人的一辈子,会遇见太多人。有些人刻骨铭心,仿佛命中注定;有些人只是萍水相逢,后会无期。知己也好,同学也好,朋友也好,我特别是深有体会,奋斗不易,你没有资格去评判一个你不曾经历过的阶层,每个人都有既定的轨道。记得《大秦帝国》里,齐国的孟尝君田文,门客三千,生死攸关时却是鸡鸣狗盗之辈救了自己的性命。仗义每多屠狗辈,负心多是读书人。此读书人非彼读书人!

我经常听弘一法师写的《送别》,听着听着,心就静了。过了长亭,还有短亭,出了阳关,还是阳关。然而短暂的光阴里,谢谢你来过。

——HSX 2017.09.17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